注意事项

征婚.征婚广告网.初恋---我的原生态故事

初恋---我的原生态故事
        三十年前,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中,我们二十几名知识青年,来到了东沟县海洋红小徐生产队,插队落户了,那时我还不满十七岁。第二年临春节前的三个月,大队组织文了艺队,不久我也参加了,我在队里拉下提琴。实际那时很辛苦,白天参加生产队劳动,晚上要跑好几里路到大队去排练。
      
    一次,排练前,在煤油灯下,我坐在桌边的一条长凳上
调着我的琴弦,这时文艺队中的一个姑娘拉着两个同伴,突然紧挨着我坐下来,我恐慌地急忙往里挪了一下身体 ,‘看把你吓的,还能把你起【吃】了不成!’ 那姑娘笑着数落着我,说完和那两个同伴笑个不停。我却低着头,拨着我的琴弦,看也没敢看她们一眼。后来我知道她叫宁淑兰,是离我们队好几里外的沈屯的农村姑娘,比我还小,模样很漂亮;修长的身姿,瓜子儿脸,脸蛋红润润的,黑黑的头发,长长的辫子,略微凸起的前额上飘着刘海,弯月似的眼睛笑眯眯的,高高鼻梁,薄薄的嘴唇,样子甜甜的。据说,干活是一把好手,聪明,伶俐,干净,利落。那以后一种神秘的感觉在我心中滋生起来,不自觉的常常注意她,她也常常看着我送来甜甜的一笑,我的心也随之咚咚的敲起来。
      
     一个明朗的下午,排练结束后
 ,由于我扮演沙家浜中的一名新四军,那顶新四军的帽子做的不合适,她主动拿过去帮我修改。队员们都走了,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俩,她在缝纫机前细心的忙着,我在一边静静地等着,一句话也没有,她的鼻尖渗出细细的汗珠,脸蛋上泛着红晕,屋子里静静的只有缝纫机嗒嗒的响声......终于修改好了,她让我过去,替我戴上,左右端详着......我激动,紧张,甜蜜,又害怕,就怕被别人看见,可恰恰这时,偏偏一位农家大嫂从这窗边走过,居然伸着头向屋里探望,正看到我们这一幕,我的脸一下烧了起来,他的脸也更加红了,她慌忙放下手说 ;‘挺好!’我们就匆匆地逃掉了。 
       
     春节期间,我们在大队,公社,部队演出了好多场。那时农村的文化生活极少,听说我们演出老乡们高兴极了,十里八村,男女老少,都赶来看节目。演出前她常常帮我化妆,我像孩子似的在她面前,被她低声地喝来喝去,但心里却很兴奋,很甜蜜。
     
     这年春节我们是在农村过的  ,我们二十几个文艺队员轮流挨家吃年饭。这天轮到沈屯的队员家,吃过午饭,大家在一起说笑着,突然有人说,文艺队的她和同村的一个男孩好,于是有人冲着他俩开起玩笑来,没想到她动气了,冲着开玩笑的人历声地说 ;‘我和他没有那回事,别瞎说!别影响我的大事儿!’我敏锐地感到他同时是说给我听的,是向我明清白的,我被他的勇气与真情所感动。那天下午,那个男孩喝了好多酒,醉了吐了,我像做错了什么似的,心里沉甸甸的,不是如何是好。
     
     春节过后,文艺队也告一段落,在回城探亲的日子里,我为她精心的打了一把不锈钢的钩针,又用有机玻璃雕刻了一只站在月牙上的小白兔 ,月牙下面飘着一朵白云,镶嵌在钩针的柄端。又是一个晴朗的日子,我回到了农村,特意绕道沈屯,在他们村头的小路旁恰好遇到她。远处近处只有我们俩,我把钩针送给她,她拿在手里惊喜的看着说  ;‘是你做的?’  我点的头, ‘真吾良’  她赞美的摸着小兔的鼻子说。那时我第一次听到这句方言,但我能悟道它的含意。远处近处都没有人,田野里还没有绿色,但阳光已露出浓浓的春意,大地一片寂静,只有远处的村庄里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叫。小路边只有我们俩,那一刻,我感到空气被凝固了。我们没有再说什么,就那么简单的再不能简单地分手了。
      
     说来奇怪,为什么那一天,那一刻,那错错落落的村庄,那弯弯曲曲高低起伏的乡路,我们俩竟能不约尔同地走到同一个焦点上呢?是她看到了我,还是天意?!
      
     后来她来到我们生产队 ,没找到我,托人送我一条肥皂。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肥皂洗衣服了,那时肥皂要发票供应,所有的生活用品都要凭票供应,家家都不够用。我拿着她送来的肥皂,站在村头,远远地望着她来过的那条静静的乡村小路,温暖,激动,盼望在心中交织着。
     
    夏日的一天,在修田间水沟的劳动中,我最好的朋友,文艺队的笛子手 王传伟巧妙的说 ;‘无论如何我们绝不能把我们的子孙后代留在这里,不能让他们在这里受罪’。我仿佛他是针对我说的,我的心里沉甸甸的一片茫然。
        
    是啊那个时候农村太艰苦了,农民一年三百六十天,面朝黄土背朝天,没有星期天,没有休息日,干不完的农活。我们刚下乡时,那种敢叫日月换新天的豪言壮志,在实际生活的磨练中,已烟消云散。我们最大的奢望就是盼望下大雨,因为只有这样的日子才能得到休息。夜里下大雨了,我们高兴的欢呼 ;‘噢!明天可以休息啦!’ 早晨,刚吃过饭,雨点小了,上工的哨子又紧吹了起来,我们多少次这样小小的奢望都这样的破灭了。无奈,只好拿起工具走进阴冷的天气中,踏着泥泞,蹒跚地走进田间......真是冬冒风雪严寒,夏顶烈日酷暑。冬天修海堤时,抬着沉重的抬子,踏着泥泞的海滩脚上冻起了血泡;春夏季插秧拔草时,无穷无尽的垄道累得我们跪在坝埂上直不起腰;挑秧苗时,每挑一趟都压得我们呲牙咧嘴......但我们没有掉队,依然顽强地坚持着与老乡们同生息共命运。就这样,有一年,年终结账全体社员每个劳动日还倒挂一毛九分钱。大米白面只有在及特殊的日子才能吃上,每年七八月青黄不接的时候,就有农家断了粮,什么吃的都没有。我们青年点有一年也断了粮,整整吃了两个月的清水煮土豆。两个月中一天三餐全是土豆,没有盐,没有油,更没有菜。我们咬一口土豆,用筷子沾一点大酱.....那时我么还浪漫的称之为 ‘捅菜’ .....是啊,我和她? 我的心里一片茫然。
     
    后来在一次大队民兵集会时,听说他妈妈去找过我。又后来,听说她嫁人了,嫁到一个离我们更远的海边的农家,我和她再也没见过一面。
     
    一晃三十年了,三十年的时光就想写这篇短文一样的过去了。今年,九八年是我们下乡三十周年的的纪念日,我们早有约定;这一天一定回到农村去,去看看那里的父老乡亲,去看看我们曾经生活奋斗的第二故乡。
     是啊, 这是一个机会,也许是唯一的一次机会,这些年她怎么样呢?我真想见她一面。于是,我鼓起了勇气,给那里的乡亲挂了一个电话;‘.......给她捎个信,说我想见见她......’

     
    金秋九月,我们二十几个当年下乡的青年,乘上了汽车,奔上旅途,驰向第二故乡。一路欢笑,一路激情,一路回想,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当年,我也沉浸在与她相见的幻想中......
      
    两个小时的路程到了,那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到了,那曾经生活奋斗的地方到了,那田野,那山丘,那乡音又呈现在我们面前,荡绕在我们的耳边。乡亲们在家乡的小路旁挂着一串串的彩旗,墙头树干上贴着彩色标语,村头路边燃放着鞭炮,村里的男女老少拥在村口热烈地欢迎我们。我们终于回到了久违的故土,同久违的乡亲们团聚了,握手,拥抱,欢呼雀跃......这时那个接电话的乡亲跑过来,急忙握着我的手,激动又歉意地说 ;‘小李,对不起,你的事没办成,宁淑兰现在住在东港市,信没捎到’。是吗!?她

      她在东港.....东港市.....我的心仿佛一下子从五彩缤纷的天空中坠落下来。
      
     由于承包制,乡亲们的生活好多了,从前的小泥房,换上了宽大的砖瓦房,虽算不上个个小康,但都已丰衣足食。录音机,电视机,几乎家家都有,有的装上了电话,骑上了摩托,存款数万元;一年的农活几个月就干完了,空闲的时间很多。村里的少儿,在组合音响乐曲声中的迪斯科,上我们这些城里人自愧不如。
       兴奋之余,我的心依然有些空荡荡的,这许多年来,这唯一的一次机会,我竟也没能见到她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三十年了,我想象不出她现在的样子,留在我记忆深处的依然是;那修长的身姿,瓜子儿脸,黑黑的头发,长长的辫子,略微凸起的前额上飘着刘海;高高的鼻梁,弯月似的眼睛,薄薄的嘴唇,泛着红润的脸蛋对我甜甜的笑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
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丹东李欣生草于1998.11.23 日 与2015.2.24日输人QQ空间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QQ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1578190466/2
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QQ1578190466密林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
        百度搜 【爱在这里--征婚广告网】免费查询,自由联系--前260名免费刊登征婚信息6个月欢迎光顾,【点击网址】  http://www.zhggwang.com/